走dian剧qing丁字ku勒B(3/4)

制的男人来教她的言行举止,这几天来,被短暂的被打怕了的纪简反应过来后,心里只剩无尽的怨念和不甘。

?“我得逃走。”

?纪简这么想着,一边抬观察方言席,见男人了房间并掩上的房门,她迅速的扯上了堆在脚踝的运动,三步并作两步的向大门冲去,可是事与愿违,门把手很顺利的拧可门却纹丝不动。

?少女难以置信的又狠狠推了两,大门依旧无法打开。

就在此时,她听到棉质拖鞋与楼梯碰撞的声音,纪简绝望的闭上了

“这是真的完了……”

即便已经毫无逃跑的可能,青期小孩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依然让纪简没有动作,她只是直直的立在大门前,不回,仿佛不去看那个正在楼的男人就可以逃避这一切。

可惜等待的她只有方言席平静却带着警告话语。

“还不过来?”

男人的声音激的纪简无法控制的瑟缩了,她很不愿的的一步分成两三步慢慢向沙发挪过去。

即使再怎么拖拉,也不过短短十几米的距离,纪简便立在了方言席前。

方言席坐在沙发上,虽然是仰视的姿态,可纪简也并未拾起一主动权,她低着站在放松倚靠在沙发的男人前,神错开男人审视呢目光,指尖不断搅着百褶裙的裙摆。

“我之前说了什么?”

拧裙摆的手指顿住,纪简眨了眨睛,脑飞速运转。

“忘了什么?他刚刚有说什么吗?”

突然,纪简想起了逃跑前男人的命令,她心里犹豫了半晌,最终还是跪了去。

男人折磨人的手段,真的太多了。短短几周,纪简便被迫验了十几年来从来没承受过的痛苦,她实在是怕了,刚刚想要偷偷跑走的勇气和聚集起来的屈辱在男人年前偃旗息鼓,至于尊严早就被抛在了脑后。

可惜短暂的顺从也不能让她避开方言席的惩罚。

  • 上一页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